廣電www.ioygiz.live

媒體融合,需要傳統電視臺跳出自身組織邊界

時間:2019-10-12 10:49:03

來源:廣電獨家

編輯:佚名

【慧聰廣電網】很多電視臺在與上游制片方和下游版權購買方的交易中,最終產品的交付方式仍然沒有脫離物理介質,需要通過郵寄藍光盤或移動硬盤才能完成。

具體來說,一集高清電視劇的視頻文件容量大約有20個G,由于網絡帶寬、硬件存儲容量等限制,通過互聯網傳輸一集電視劇往往要耗費好幾個小時,這還沒要考慮可能出現的傳輸中斷或錯誤的情況。

而一個電視頻道在白天、晚間不同時段需要播出的影視劇少說也要6~8集,何況絕大多數電視臺都還不止一個頻道在播影視劇內容。

理論上說,可以通過帶寬、存儲設備擴容來提高傳輸速度,但實際上,這樣做投入的資金之巨與繼續使用物理介質傳輸的麻煩相比,很多電視臺仍然選擇了后者。

此外,除了傳輸速度,如何在網絡傳輸過程中保證全臺網絡系統安全,如何在網絡傳輸中保證影視劇交易各方版權利益等,都是需要權衡考量的問題。

新技術改革影視劇交易傳輸服務平臺

盡管電視臺在傳輸影視劇等大體量視頻時仍然有繼續使用物理介質的自身邏輯,但“網速越來越快”“網絡傳輸的成本越來越低”已經是互聯網技術發展的必然趨勢。

加上云服務、區塊鏈等技術逐漸被廣泛運用,一兩年前還令人頭疼的大容量視頻網絡傳輸問題,如今從技術的層面來說已經有了不少解決方案,專門為大文件遠程傳輸業務提供技術研發服務的機構也有不少。

以上海一家科技公司開發的“影視服務平臺”為例,該平臺采用CDN分發、AI分析處理、區塊鏈等新興技術,不僅解決了影視劇制作方、播出方(電視臺)及版權交易各方大體量視頻文件網絡傳輸速度慢、費用高的問題,而且還重新梳理、再造了電視臺從影視劇“采購—編審—播出—再授權”等諸多業務流程和環節。

這為電視臺加快媒體融合提供了新的實踐路徑:運用互聯網技術改造傳統生產流程和管理過程,從而將互聯網基因植入傳統電視臺。

從一些電視臺參與測試的情況看,在沒有大規模擴容帶寬和設備存儲容量的情況下,通過“影視服務平臺”傳輸一集大約20個G的高清電視劇內容,僅使用臺內原有百兆帶寬在晚間閑時傳輸,耗時僅10多分鐘。

而在一些入口帶寬已經達到500M的電視臺,快的一個晚上就能完成整部高清電視劇的傳輸(近800G)。

使用這個“影視服務平臺”不僅可以解決網絡傳輸影視劇內容速度慢、成本高的問題,還可以優化影視劇內容交易上下游業務的全流程,把原先在制片方、購買方、播出方等上下游互不相通、重復勞動的環節疏通合并,使得上下游相關業務流程變得更加簡潔高效。

先看傳統業務流程:電視臺的影視劇內容,從內容獲取、審核編播到二次分發的過程涉及很多環節,包括制片方寄送樣片、片花,電視臺組織看片討論,確定購買后,制片方用藍光碟寄送全部劇集,電視臺收到后,上載到本臺媒資系統進行審看、編輯,成品送播。

如果電視臺購得的影視劇還有相關版權的二次分發,那么,電視臺與下游購片方也要大致經過上述過程。

在拷貝、上載這項任務中,電視臺與上下游、電視臺內部不同部門都有重復操作,存儲、傳遞、分發等都使用傳統方式,即便是樣片片花等小時段的視頻文件,傳輸時間和差錯也時有發生。

同時,在全部流程中,各方對影視劇中如演職員、集數、時長、價格、版權期限等基本信息,以及評估審看意見、編播安排等復雜多樣的信息均各自為戰、各自管理、互不相通。

再來看改造后的業務流程:技術服務公司開發的“影視服務平臺”不以業務鏈條中上下游的任何一方為中心,而是從全鏈條的視角來審視、優化業務流程。

優化后的流程,把影視劇制片方與播出平臺(電視臺)的前期交流、看片、分發、上載合并整合進“影視服務平臺”,并通過管理系統歸納信息、統一管理:過去多方都要做的拷貝上載工作,全部前移到制片方完成,一次上載,多方使用;各方過去各自錄入的相關信息均在系統內同步,免除重復錄入;運用BI、AI等新技術實現即時數據的分析匯總、多媒體自動識別等,為上下游各環節提供決策依據。

僅以電視臺相關業務需要的角度舉例,在決策采購階段,“影視服務平臺”可以提供諸如新片發布、投資方制作方過往作品、演員陣容、樣片點播、重點評論、版權期限等諸多信息,并形成可視化數據分析報表。

在審核編輯階段,“影視服務平臺”可以進行人臉識別、字幕識別、場景分解等,提高生產效率。

在傳輸階段,提升傳輸速度和降低成本的同時,可以根據版權協議分別設置下載權限保障版權權益,甚至可以通過分區塊提供傳輸帶寬而從平臺獲取收益……

當然,更可以充分利用上下游在平臺聚合的信息進行諸如媒體曝光指數、題材指數、網絡美譽度指數等進行大數據分析。

對傳統電視臺媒體融合實踐的幾點思考

本文并不主要探討技術解決方案本身,所以不贅述其中的技術實現路徑及技術創新亮點,只是以此為例,對當前傳統電視臺的媒體融合實踐作些思考。

傳播方式上互聯網化難道才算是媒體融合?

長期以來,傳統媒體在媒體融合的實踐中,較多關注產品端和傳播途徑的形式感。比如,報道是否在APP上發了,而不只是在傳統媒體上刊播了;報道是否被社交媒體傳播,有“10萬+”的閱讀量;報道是不是用了動圖、H5或其他即時交互手段……這樣理解媒體融合當然不能算錯,不過似乎還可以有更深更廣的理解。

互聯網技術的革命性,體現在它可以瓦解全社會各行業傳統的底層邏輯。就如同傳統的商業零售行業并不能把“轉型”僅僅局限在做電子商務一樣,媒體融合也不僅僅是最終產品是否在互聯網上傳播這么狹隘。

傳統媒體在生產流程、管理方式甚至組織架構等各環節都融合互聯網技術,才是媒體融合的應有之義。

拿前述“影視服務平臺”來說,對于傳統電視臺來說,其在最終產品呈現上似乎看不出新意——影視劇仍然是電視臺播出的影視劇,但其生產過程卻是互聯網化的,其意義不僅在于拋棄了物理傳輸介質、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更在于物理介質替換為網絡數據以后,為傳統電視臺利用大數據挖掘、AI分析等技術手段實現內容和管理創新提供了廣闊空間。

比如,現在已經有不少流媒體視頻網站可以實現個性化推薦和分發,受眾可以不看整部劇而專門挑出喜歡的明星出演的戲份;再比如,很多所謂“全民在追”的影視劇,不管多少人同時點播,都沒出現過卡頓……

這些看起來特別“親民”的功能,背后都有AI技術或者最新的互聯網分發技術的運用。甚至一度大火的《長安十二時辰》之所以選擇雷佳音做主角,也是通過大數據分析以后作出的選擇。

影視劇全產業鏈條的每個環節都有先進技術的深度融入,才是對媒體融合更深刻的注解。傳統媒體如果仍然僅僅追求最終產品在互聯網上的呈現與傳播,那么與真正融合媒體的差距恐怕會越來越大。

“去中心化”有助于媒體融合

影視劇交易、播出環節至今仍不能擺脫藍光碟等物理介質,這一“痛點”在電視臺從業者中已經被詬病很久,但是為什么解決方案都來自技術公司?

不得不說,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傳統媒體是以“自我為中心”在考量這個問題,僅從電視臺運營的角度考慮,解決辦法要么就是投入大量資金去擴帶寬、擴存儲容量,要么就只能繼續使用藍光碟或移動硬盤。

而技術公司是從全業務鏈條的上下游來觀察的,這個鏈條上的每個環節都不是中心,而是大家可以協同合作的,利用技術手段完全可以突破各自為政的封閉運轉,剝離上下游的重復流程,讓原本互不相同的信息實現共享,極大地簡化鏈路,這才是從根本上實現融合和共贏的手段,也是互聯網“去中心化”的核心價值體現。

如果傳統媒體仍然抱著過去那種“我是買家,你們都要圍繞我的邏輯來運轉”的思路去實踐媒體融合,其結果是“融不進去”就不難理解了。

實現媒體融合,需要匹配對應的組織架構

傳統媒體經過多年的拼殺,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運營方式,內部的組織架構、生產流程自成一統。

從“影視服務平臺”在幾個地方電視臺的測試情況來看,在技術上走通新流程并不難,難點和制約往往出現在電視臺的內部組織架構和管理的調整上:電視臺的采購、編輯、審核、播出分屬不同的部門,各擔其責,原有的技術審核環節要不要沿用?原有的復制拷貝的崗位要不要保留?各部門之間的銜接安全責任誰來承擔?調整后一些業務環節前移或者后移到了其他部門,崗位和工作量的變化誰來埋單……

要讓傳統電視臺的內部組織架構設置和流程適應新平臺的運行,這其中要解決的問題比技術問題難度大得多,它涉及媒體組織機構在戰略定位、架構重組、流程再造、考核機制等全方位的改革,遠遠不止于讓記者編輯去做一個能在網上傳播的“新媒體產品”。

此外,正是由于“影視服務平臺”是基于全業務鏈條設計的,上下游各方的使用者越多,平臺能發揮的作用也會越發顯著。

這就需要影視劇交易、播出各方都能以“自我革命”的心態去真正理解媒體融合的深意——是互聯網技術的進步在改變信息傳播的方式和路徑,在改造所有行業的內在運行機制。只有適應這種變化,才能在自己身上植入“互聯網基因”,才能是“融合”。

免責聲明: 凡注明來源本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注明出處。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關注我們

掃一掃
關注“慧聰廣電網”

慧聰會員登錄

忘記用戶名?

忘記密碼?

登錄

注冊

沒有會員賬號?只需一分鐘注冊,您可獲得: 海量買賣家資源,成單機會就在眼前

河北快三预测